【星战只打绝地卡】
我可能只是沉迷于Jude Waston
不掐CP——只掐后传

Detachment


星期一,万物从头。

平凡的马路,路边还残留着前一夜的雨水,混合着不知来路的灰土和尘埃。踩着滑板经过的少年从水坑上碾过,滚轮两侧倏地溅起泥浆。小鸟提前飞到天上。

泥浆落到了公交站牌边上的等车人身上。

"注意看路啦大叔~"少年的双手挥舞在空中,像滑翔的战斗机,头也不回地飘走了。

不知道是浅色西裤上的泥渍更让人不爽,还是被叫大叔更让人心烦。

他明明才三十岁。


三十岁的欧比旺正在等车。

【要是今天开的是奎刚的车就好了。】他扶着脑袋,暗暗想着。

好个屁。他不会这么做的。不是不敢。但就是,他们之间有这么一种默契。欧比旺不会私自动用奎刚的任何东西;至少在询问奎刚之前。

一早把自己的甲壳虫送去维修的欧比旺此时继续在路边等车。他抬头看了一下天边飘来的灰白色的云,希望不要错过上午的第二节课。


踩着上课铃声走进教室的欧比旺把自己的亚麻色西装外套挂在椅背上。然后在黑板上写下了OBI-WAN KENOBI。他那米白衬衣包裹下的腰背吸引了全班同学的目光。

“同学们早上好。我是欧比旺·肯诺比老师。奎刚老师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就由我来给大家代课…”欧比旺一边流畅地介绍自己,一边滴溜溜地打量着教室里的每一个学生,“嗯…班长在吗,我需要一份名册来认识一下各位。”

坐在教室中央的一位黑着脸的同学挺拔地走到讲台边上把名册放在欧比旺面前,然后又挺拔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谢谢你,呃----”

“梅斯·温杜。”那位异常端庄的学生准确地报出自己的全名。

“谢谢你,梅斯同学。”


欧比旺打开名册开始点名。

“帕德梅·阿米达拉。”

“到!”第一排的一位乖巧的女学生立刻回应到。

“凯德·贝恩。”

角落里的酷哥把头上的帽子提了一提,向欧比旺点头致意。

“安走天。”

没人回应。

“安走天?”

欧比旺在安走天的名字后面画了个圈。

“阿索卡·塔诺。”

一位两边扎着小辫子的小女生立刻活力四射期待满满地举起自己的双手。

“阿萨吉·文翠丝。”

贝恩前面那位光头的女孩子向欧比旺吹了个口哨。她周围的男孩子们开始起哄。梅斯转过去瞪了他们一眼。

“尤达。”

没有人回应。

“尤达?”

欧比旺正准备落笔标记的时候,一个浑身穿着绿色衣服的小个子拄着拐棍儿踱进教室。

“Here am I.”

“这是怎么了,尤达同学。”

“摔伤了,上周末。打群架,主要是。”

叉着腰的欧比旺扶了扶头,对此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果然。

小绿孩儿坐到了温杜前边,转过去跟班长炫耀道,

“被我打进医院了,隔壁班的杜库。”


嗯,很棒啊,奎刚的学生。

顺便说一下,隔壁班的杜库,指的是隔壁班的班主任杜库老师。


评论
热度(1)

© 帕特里克 | Powered by LOFTER